網絡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PS2迎來16歲生日 一起說說你和它的故事

樓主:游戲時光VGtime 時間:2020-03-31 15:44:12黄色在线播放

游戲時光微信號:VGTIME2015


PS2,16歲生日快樂,我們還記得你。



今天,2016年3月4日,是傳奇主機PS2發售16周年的日子。作為主機游戲媒體,編輯部的各位對PS2的體驗各有千秋,有接觸了主機游戲十幾年的老編輯對這臺經典主機傳奇的親身經歷,也有新入行的年輕人們對這個屬于過去的平臺的獨特感受。






我的買PS2過程算是比較崎嶇。


能玩到PS2已經是初三時候的事,那時住校,真的是窮困潦倒,夜夜肚餓而眠,早早起床做操。


只好靠著當時作為學生的唯一交換手段來同父母交涉,那就是考上重點高中,相信很多朋友都用過,“如果考上XX高中,就給你買XXX”這樣的計劃通。


然后我就刻苦學習,瘋狂學習,終于考上了重點高中的......


分數線!


對,我當時的分數線剛好過重點高中分數線,當然去上老五所或者南京外國語那是絕不可能的,但是父母大發慈悲,看在我底力全開的份上,帶我去門口那家小小的游戲店買了一臺PS2。




我記得那是一臺超薄版的PS2,老板娘(穿著熱褲,長腿!我每次去都盯著看)帶我去鼓樓的另外一家友情店裝上了破解芯片,回家后,我馬上打開真三國無雙,幾代已經忘卻了,我爸說了一句:恩,這畫面確實是厲害。」就和我媽比拼廚藝去了,我繼續玩了一會兒,發現特么記憶卡沒買!


大家也都知道,PS2的記憶卡是單賣的,又或者其實不是單賣的,JS把他分離出來單獨賣,我沒有辦法,下樓去和正在奮力切雞的老豆表示,我們還得買一個記憶卡,大概150—200元,我的小臉是羞愧的,但是我爸是大度的,竟然一口答應下來,給我錢就買了,現在想來,可能是因為羽毛球打不過我了,所以讓我去玩PS2,這樣就不用陪我打羽毛球了。



PS2我至今還是沒有摸過。


不過這臺主機有多么牛X,我還是知道的,只可惜當年由于種種原因沒法入手。


對于一個家里管教很嚴的學生來說,想要用電視這么個大家伙來辦事,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一般為了防止偷看,電視都會放在客廳或者父母房間。一開門,無論怎么逃都來不及。


所以像我這樣的都會選擇掌機而不是家用機。當然,PS2上這么多恐怖游戲,我自然是非常想玩的……



當時我求購PS2是這樣的:


我:“聽說你有臺PS2,賣嗎?”

A君:“你搞錯了吧,我的是PSP2000。”

我:“……”


我:“聽說你最近在玩《零:紅蝶》,PS2借我玩下?”

B君:“我用的模擬器。”

我:“……”


我:“老板,PS2你賣么?”

JS:“我要自己玩。要不你買臺PSP?”

我:“……”


小城市,當時根本買不到啊!好了,不說了,我得趕緊找上面和下面的編輯們蹭蹭。






從一個純PC的玩家變成一個主要玩主機的玩家,是PS2幫我完成了這個過程。


小時候玩PC,家里電腦配置不好,只能到朋友家蹭他的聯想品牌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們玩得比較多的,除了國產角色扮演游戲之外,都是些主機移植到PC的游戲。《潛龍諜影2》、《櫻花大戰3:巴黎在燃燒嗎》、《混沌軍團》、《鬼泣3》、《鬼武者》等等。



依然記得在同學家的電腦上看他玩《櫻花大戰3》,巴黎華擊團瞬間俘獲我的心。


這些PC上的主機游戲體驗,和旅游衛視的《游戲東西》節目,兩者產生合力,讓我對PS2心生無限向往。在那時的我眼里,這些游戲實在太美麗。其實,有些PS2游戲移植PC時,畫面已經受到了一些質疑。但那種注重演出、大開大合的“主機風格”,依然強烈地刺激我的游戲欲。草就在心里扎下了根。


終于在初二寒假,心草得拔,父母開恩,我入手了一臺薄版PS2。那是2006年年初,年底PS3就上市了,PS2已經走到生命末期,正所謂君生我玩PC,我買君時君已老。第一個玩的游戲是《潛龍諜影3:生存》,看到郁郁蔥蔥的草叢,我感覺在那一刻,要爆了。



從此正式入了主機坑,Wii、PS3、PS4......買機一發不可收拾,后來Steam崛起,買了臺能玩游戲的PC,又有點繞了回來。玩FC時年紀還小,PS2才是我真正的家用機入門,在這臺主機上,我嘗試了大量風格各異的佳作庸作雷作。什么是“主機游戲”,我想正是由PS2給我概念的吧。



如果要說關于PS2的記憶,得把時間線往前撥一下。


和很多朋友一樣,最早接觸游戲主機,是小霸王,盡管是以學習機的名義買回來的,但是道理大家都懂的……


但是在小霸王之后,小編很長是一段時間內都沒能再接觸主機,因為家里那時候買了電腦。所以對于N64,DC,SS等主機,筆者都是后來才知道的。假期的時候去表哥家里住,零星接觸過一點PS1主機,雖然他也是帶著我去其他人家里蹭的機器……


后來,小學的某個暑假,我哥突然有一天帶著我去他家附近的包機房,說是要帶我玩一個特別牛逼的游戲。因為我不喜歡足球,但是我哥很喜歡,所以我偶爾也會陪他踢兩局。但是我以為是《實況足球》又出了新作。直到我坐在電視機前,打開主機,畫面顯示出那個游戲——《真三國無雙2》。



現在說到《無雙》系列,可能很多玩家都會很不屑。但是在2001年左右,《真三國無雙2》絕對是一款有時代意義的游戲。那個暑假,我和我哥在包機房里玩了不知道多少個小時,現在看起來無聊的刷刷刷,那個時候是真的玩的很開心。而且因為我哥和老板很熟,所以我們都是用老板的存檔玩,里面人物等級啊,裝備啊都已經很高了,玩起來那叫一個爽快。


就是這個游戲,把幾乎已經完全變身成為PC Boy的我又帶回了主機游戲的懷抱。后來,上了初中就住校了,包機房去的少了,自己又買不起主機,那咋整?于是我只能通過一本叫《游戲機實用技術》的雜志來解解饞,一看就是好些年。


再后來,等我摳出一臺PS2主機的錢時,它已經進化到70000型了。超薄的機身,強大的性能和獨霸天下的游戲陣容,剛入手的那個星期,真的是做夢都會笑。以及,說實話,我那時候真的都忘了還有另一臺叫NGC的主機……


好幾年之后,雖然家里的碟包里還塞著幾十張盜版的PS2光盤,但是那臺PS2主機的光頭已經讀不出任何內容了。他就像一個老兵,靜靜的躺在角落,然而一代王者不會死亡,它只是會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中。



2004年5月的某一天,我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現了PS2這臺機器。


那會兒我們還是在包機房玩的PS2,最受歡迎的是《真·三國無雙3》(猛將傳還是帝國來著?),記得總是被妖孽呂布追著跑。記憶中還有《火影忍者 木葉的忍者英雄們》(幾代來著?)、《紅俠喬伊》、《NBA2K》(5?6?)等等。



總之是一些短平快的游戲,因為包機房的記憶卡大家共用(當時倒沒想著自己買個記憶卡……),不確定要素要素太多,能拿起就玩的游戲自然是最好的。但游戲總有它的進度,沒有自己的記憶卡導致我在包機房打了無數遍虎牢關,《紅俠喬伊》的前幾關都可以背板……現在想想真是悲傷的經歷。


等到擁有自己的PS2,已經是PS2的后期了,超薄版的。《旺達與巨像》、《奧丁領域》、《超級忍》、《最終幻想10》、《最終幻想12》、《零》、《生化危機4》……因為盜版的廉價(慚愧),從前在包機房錯過的游戲,我能想到的都補了。


不過去包機房是偷偷地去,玩自己的PS2時,一開始也是偷偷地玩。當然父母總會察覺自己兒子在玩游戲機,到時候大家也不用遮著掩著了,我就在父母面前玩游戲。我還記得我媽看著我玩《罪惡裝備XXAC》時,湊趣來試了試——一臉懵……我爸第一次對我玩的游戲感興趣,是在他看到我玩《戰神》的時候,他那時只是路過時瞄了一眼,然后就坐在一邊看我玩了半個小時——他說這就像和動作片一樣。第一次通關《大神》時,我哭了,跑去父母房間對他們說:“我現在超開心!”這話沒頭沒腦,但他們也知道我是玩游戲玩得開心了,于是他們也對我笑,和我一起開心……


那臺PS2最后留在了我的動漫社團,到了PS3的后期,還有朋友會打開PS2,玩兩局《Fate/無限代碼》什么的。游戲的樂趣并不會因時間褪色,它被永遠保存在那段屬于PS2的時光里。




PS2曾經帶給我數不清的快樂時光,但現在提起來,我回想起的卻是一個略帶傷感的故事。


第一次接觸PS2應該是在初三,表哥家購入了一臺二手PS2。《WE8》和《真·三國無雙3》應該是當時最火的PS2游戲,也是我起初玩得最久的游戲,畢竟那會兒在PC上你還看不到這兩個系列的蹤跡。


很快,我升入了高中。我的同桌是一個比較悶騷的人,就叫他Z君吧。因為他對體育毫無興趣,一開始我倆除了抄作業之外也沒啥共同語言。


直到某一天,我發現Z君帶了一本書到學校,定睛一看,這不是傳說中的《游戲機實用技術》么!于是我們立刻就主機游戲——其實也僅限于PS2——展開了熱烈交流,在交談中我得知除了PS2,他還有一臺GBASP,所以《掌機王》也是期期不落。從此,看他的霸王書成了我新的必修課。


更巧的是,我們恰好住的很近,步行也就10分鐘的路。都給我設了這么好的條件,不去蹭個機對得起誰?于是我開始頻繁地往他家跑,雖不至于每天,一周3-4次總是有的。



托那老破光頭的福,這表情我們沒少做


Z君家里的情況比較特殊,他的父母都在東歐某國做生意,一年也就回來個幾天。平時他都是一個人住,吃飯什么的由住在附近的親戚料理。這顯然進一步促成了我們無與倫比的打機環境,一進門都不用跟誰客氣,徑直就殺向PS2,屋子雖然是亂了點,偶爾還會有點異味,但誰在乎呢?


在那個有些昏暗的客廳里(他喜歡拉著窗簾),我們一起為奎爺手撕眾神而血脈僨張,驚嘆于《大神》技驚四座的創意,在《靈魂能力3》中菜雞互啄,又被《生化危機4》給嚇個半死……



托那老破光頭的福,這表情我們沒少做


高中畢業后不久,Z君搬家了,我們之間的聯系當然也少了。直到某一天,一位高中同學告訴我,Z君生病了。這場病的嚴重程度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簡單地說,就是面部長出了一個惡性腫瘤,已經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這讓我不禁想起和他一起度過的游戲時光,因為長期沒人好好照料,他的生活尤其是飲食習慣很差很差,高中時就常犯胃病。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我想也許這場病也和這多少有些關系吧。


幸運的是,他挺了過來。


等他出院后,我和另兩位高中同學一起去他的新家探望了一次。新家很大,至少是3室1廳,Z君臥病在床,客廳里擺著一臺PS3。那是我第一次在ChinaJoy和包機房以外的地方見到PS3,Z君為我們打開了機器,硬盤里拷滿了盜版游戲,但我卻沒有玩的心思。他說其實這臺機器已經很久沒開機了,因為醫生關照過他,康復期間要盡量少用電子產品。



某一年生日Z君送我的生日禮物,354的中文畫冊


之后我們在不同場合又見過幾次,只不過他已經不太玩游戲了,我們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討論某款游戲的劇情,也不會再就NDS和PSP誰更牛逼而爭論不休。再后來,Z君為了接受更好的康復治療跑遍了不少國家,最近一次得知他的動向貌似是在休斯敦吧,由于化療的關系,他已經成了光頭,從某種意義上說倒是和他最愛的游戲角色奎托斯更像了。


Z君,我想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概率應該微乎其微吧,畢竟,你已經不再關注主機游戲。但我還是要在此向你致謝,如果沒有你和你的那臺經常讀不出盤的PS2,我不會有機會在這里寫下這些文字。




很慚愧的是,我至今也沒有過屬于自己的PS2。


理由無它,家教嚴意味著在家里放“游戲機”這種東西不次于大逆不道,能用PC玩上游戲已經算法外開恩了,要什么自行車。不過這并沒有阻礙我接觸到它,渠道自然是人見人愛的包機房。


當時去包機房的原因自然和大多數人沒有什么區別:《實況足球》。雖然玩得稀爛(現在也是稀爛),卻不能阻止幾個同學周末的下午偷偷溜出來在烏煙瘴氣的包機房戰上一下午,還要提防被家長抓包以及露出馬腳。大約是高一的下學期,包機房里出現了新的玩意兒,同樣是《實況足球》,相比我們看到的馬賽克級模型,那邊的游戲畫面真實得宛如現場直播,趕忙抓住老板一問高下,這才知道那是新的游戲機,名喚PS2。當然,包機價格也是水漲船高,PS2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個奢侈的玩具。



不過就在那個包機房里,除了《實況足球》之外,我結識了《皇牌空戰》《鬼泣3》《潛龍諜影2》《鬼武者》……雖然自己從來沒有過PS2,但后來也都在PC上接觸到了這些因為PS2才能見到的經典,要感謝PS2,讓原本只有PC的我,接觸到了更廣闊的游戲天地。


什么,你問我為什么現在也沒有PS2?因為模擬器已經很成熟了啊。



作為游戲時光編輯部的老人,我覺得我必須得在這幫爛仔的故事基礎上補全關于PS2早年的回憶。


從FC到SFC,或者從MD到世嘉土星,其實對當時的我來說,“主機升級”這個概念是沒有的,回想起來,應該是因為當時太小,并沒有品牌概念,只是一臺又一臺新主機。


但從PS時代開始,“PS”逐漸成為紅白機那樣具有代表性和象征意義的特殊名詞,所以當得知會有“PS2”的時候,突然間就有一種“PS要過時了好難過&PS2要來了好開心”的復雜心情。


1999年9月,SCE正式宣布,PS2要來了。在PS2發布會上最讓人驚嘆的是一段關于《最終幻想8》斯考爾和莉諾亞共舞的即時演算動畫,如同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在PS時代,CG是稀罕物,現在突然告訴你,那些CG畫面將是下一代游戲的標準,嘴巴根本合不攏了好嗎,來,下面有一個視頻,帶你們重溫一下:



當時國內網絡條件十分有限,用ISDN上網都屬奢侈(對我敢打賭很多人都不知道ISDN是什么鬼),游戲情報基本只能靠當年的那幾本游戲雜志。有關PS2的消息就是從下面這本UCG上得知的,看封面上的PS2倒是沒什么感覺,但右下角的《實況足球2000》根本讓人把持不住好么。順帶著這一期雜志里的招聘廣告也成為了我進入游戲媒體這一行的敲門磚。



自己進入UCG編輯部時,正值PS2蓄勢待發。SQUARE(當時還沒和ENIX合并)又在2000年初一口氣公布了《最終幻想9/10/11》,其中10和11確定是PS2游戲,震驚了業界,這也是對PS2未來最有力的支持。其他的大腿,如NAMCO、CAPCOM、KONAMI等也紛紛表決心,確定自家的王牌系列將會繼續在PS2上發光發熱。


有了PS的成功,全世界的玩家都在等待PS2的到來。查閱資料發現,當時有關PS2唯一的負面新聞就是——SCE的宣傳部長擔心PS2記憶卡會出現產能不足的情況而導致玩家抱怨……


2000年3月4日,PS2于日本地區正式開賣。我找到了當時的報道:


2000年3月4日,東京秋葉原電器街出現了最多達5000人的排隊行列,最先頭的幾個人據說早在2月28日已經在這里等候了,他們焦急等待的正是索尼新型游戲主機PS2。清晨7時,各大游戲店櫥窗中的電視屏幕里出現了倒計時的畫面,當最后PlayStation 2巨大的LOGO出現時,人群中爆發起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PS2在三天內總計銷售了98萬臺,其中店頭銷售了60萬臺,網絡訂購的38萬臺客戶訂單中有26萬臺因為專用記憶卡產量不足推遲發送。SCEI再次創造了一個業界新神話,PS2成為有史以來達成銷售100萬臺速度最快的TV游戲主機。PS2所有的首發軟件中,Namco的《山脊賽車5》依然保持最高人氣度,銷量達到了65萬份以上。



2000年3月4日PS2發售當天,游戲店門口人頭攢動。豎著的那塊牌子上寫著:今天的PS2賣完啦!


然而如此厲害的開局并沒有堅持多久,很快PS2就遇到了產能問題,“缺貨”。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2001年初,特別是2000年底美版PS2的發售更是放大了產能不足的影響,這也導致了PS2在那一年的價格一直都遠高于廠商建議零售價。


當年UCG編輯部的PS2是花了8000大洋第一時間買到的,聽說第二天就漲到了1萬,任選兩個游戲。不管是8000,還是1萬,對于普通玩家來說都是天文數字,我自己的PS2一直到2001年才正式購入——但和很多當時的玩家一樣,先買了一張PS2記憶卡備著,也許是在朋友家,也許是在包機房開始自己的PS2生涯……


可橫著放可立著放的PS2給我們帶來的不僅僅是游戲體驗上的改變,能播放DVD也是當年非常有賣點的功能之一,很多朋友買回去告訴家里人“這是SONY的DVD機,帶游戲功能”。


最后獻上PS2日版發售當日的電視廣告,做過類似事情的同學請點贊留言。





推薦閱讀
點觸圖片即可進入


你愿意為一款游戲買幾次單?



《街頭霸王5》是個賣60美元的“搶先預覽”游戲



鋼琴曲中的雪世界 《獻祭與雪之剎那》評測



妖言惑眾:聽說手機平板又要超越主機了



你要戰我便戰!閑聊港漫《拳皇》(上)



你要戰我便戰!閑聊港漫《拳皇》(下)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